年来了

 

保护眼睛:   

字体 〗〖 关闭 Close  作者:文/夏力君  更新日期:2020-01-16


    随着2019年最后一张日历的脱落,随着校园里最后一场考试结束铃声的响起,随着车站、码头喧嚣声日益鼎沸,年的气息,已然开始肆无忌惮地蔓延开来,渐渐爬上孩子们的眉梢,塞进游子们的行囊,浸染每一位守望人的灯火阑珊处。
    关于过年的习俗,起源于何时,发端于何地,兴许难以稽考也无须稽考,但是对于过年的感情和记忆,无疑是每一位华夏儿女,无法淡忘,更无法磨灭的根和魂,“送灶神、贴春联、剪窗花、挂年画、吃年夜饭”等习俗,就像长江、黄河一样,深深地植根于每一位炎黄子孙灵魂的最深处,成为黄皮肤特有的文化符号,镌刻于心,成为黑眼膜与生俱来的遗传因子,流淌于血。
    年,是一份没有明文的回乡契约,是一声穿透时空的集结号,是一张拉近亲情友情的无形巨网,是叶落归根的信仰,是团团圆圆的践行,不论是居庙堂之高,还是处江湖之远,不论是男女老少,还是孤寡鳏独,一到年关,便不由自主地停下所有的手忙脚乱,收拾心情,整理行装,心中唯一的念想便是:回家过年。
    此时的老家,年货皆已准备妥当,屋檐下的香肠、板鸭泛着诱人的光泽,缸中的米酒也散发出阵阵的清香,屋里屋外早已被打扫得一尘不染,窗明几净,焕然一新,爸爸妈妈们,一如既往,为每年一度的 “盛典”进进出出地准备着,喋喋不休地争论着;先回来的伙伴们,三三两两,磕着瓜子,散着香烟,围着一辆辆小汽车,绕着一栋栋新房子,聊着一年来的收获和见闻;小朋友们,也早早换上了过年的新衣裳,或扎堆炫耀谁的玩具最漂亮,或嘻嘻哈哈地唱着歌谣, “二十三糖瓜粘,二十四扫房子,二十五磨豆腐……”
    是的,瑞雪未飘,佳节已至,年来了。

本文已被浏览 181 次

46008小鱼儿二站